海报直击丨对话职业电竞选手:每天训练到凌晨两三点 一整年都在打比赛

  大众网·海报新Wén记者 张Wěn 张珈玮 上海报道

  11月7日凌晨,在距离中国7777公里的冰岛,来Zì中国英雄联盟职业联Sài赛区的EDG战队,以3:2战胜了来自韩国赛区的DK战队,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。这场决赛引来了全球观众的注目,而EDG战队的Duó冠,也一时间刷爆朋友圈,点燃了全国各地电竞迷们的热情,引发了年轻人的集体狂欢。

  EDG战队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Quán球总JuéSài冠军

  据新浪微博统计显示,“EDG夺冠”Huà题阅读量超30亿次,相关上榜热搜高达80个,官Fāng直Bō观看次数超过1.5亿。这一系列数字的背后,站着的是数以亿万计的中国Diàn竞ài好者们,而Zhè也让电竞行业和职业电竞选手走Xiàng了大众眼前。

  今天,我们的故事就从他Mén开始说起。

  “从小一起打游戏的朋友Hé队友,只有我一个人成为职业选手”

  时间拉回到10月6日深夜。彼时的冰岛,EDG和DKDe第四局比赛激战正酣,Tí前拿到赛点的DK战队,只要拿到这局比Sài的Shèng利,就能顺利拿下2021年英Xióng联盟全球总决Sài冠军,EDG走到了生死边缘。

  此时此刻,远在上海闵行区RNG上海总部的刘学煌(游戏id:RNGM.虔诚),也通过直播密切Guān注Zhuó比赛的进展。今年23岁的Liú学煌,是王者Róng耀职业Diàn竞选手。已经进入职业赛场五六年的他,如此生死一线的情况,已经经历了无数次。虽然参加的比赛不同,但刘学煌最开始玩的游戏就是英雄Lián盟,对这款Yóu戏他有着很特殊的情感。

  RNG上海Zǒng部

  第四局比赛结束,EDG成功把比赛Tuō入了决胜局。比赛的间隙,刘学煌的思绪,飞回了他的少年时代。英雄联盟2009年刚刚诞生的时候,那时他还不到12岁。

  “我老家是江西赣州De,当时有一个老板赞助了一个俱乐部,打我们当地的一个网吧联赛。虽然说只Shì一个比较小的冠Jūn,但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很开心了。”刘学煌说,因为这个冠军,不仅让他靠打游戏Zhèng到了第一笔钱,也Ràng他产生了要打职业比赛的念头。

  Yīn为家里电脑配Zhì比较差,同时也没有钱去网吧,刘学煌早早就断了这个念头。之后,刘学煌考上了赣州的一所中专学校,由于需要住校,玩电脑游戏不方便,他开始接触手机游戏。

  2015年,这一年王者荣耀刚刚上线,刘学煌就接触到了这款游戏。“一般都是下课之Hòu还有晚自习结束在寝室玩,还有就是Zhōu末和放假在家的时候玩得Bǐ较多。”

  2016年10月份左Yòu,已经在实习阶段的刘学煌,和Jǐ个游Xì里的朋友,相约参加了武汉的王者荣耀城市赛,又一次拿了冠军,这又激起了刘学煌想要打职业的念头。为此,刘学煌专门去参加了2016WEFUNWēi竞技大赛,因为赢了之后就可以获得职业队的青训资格。“碰到了一个职Yè队的青训队Wǔ,结果比赛输了。”之后,刘学煌回到了老家。

  赛场上的刘学Huáng

  年底,还不死心的刘学煌,参加了MU战队的试训。“线上Shì训通过之后,他们让我去线下试训,就让爸妈给我买了Jī票直接飞过去了。”刘学煌说,这是他Jiā入的第一支职业战队。

  但是,刘Xué煌直言,要成为Yī名职业电竞选手,竞争是非常残酷的,简直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。“从我开始打游戏,一直到真正成为一名职业Xuǎn手之前,Wǒ身边一起打游戏的朋友和队友,Zhǐ有我一个人成为了职业选手,包括最初打网吧赛,到后来打城Shì赛的队友。”

  “每年一万多人投简历,只有十几人能Chéng为青训队员”

  和刘学煌一样,他的队友徐怡然(游戏id:RNGM.六点六)也在时刻关注着EDG和DK的Bǐ赛。

  赛Chǎng上的徐怡Rán

  “开始和我一起打游戏的那些人,其实是没有成功的,到后面也就只有我在坚持打职业。”徐怡然和记者说了同样的话,他和刘学煌都是属于那种完全靠自己打出来的,因为没有Zhèng规的训Liàn,条件比较艰苦,能打出来的人凤毛麟角。

  徐怡然告诉记者,和之前不一Yàng的是,这两年,选择走青训这条路的电竞爱好者逐渐变多。但每年报名参加青训,直到最后真正能够从青训脱颖而出成为首发选手的人,很少很少。“因为一个战队就只能有五个人Dǎ比赛,除Fēi你自己确实足够优秀。”

  RNG电Zǐ竞技俱Yuè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每年Xiàng他们俱乐Bù投简历De就有一万多Rén,但最后真正能够参加试训的只有100来人,通过试训真正成为青训队员的只有十几个人。而青训队员想要Chéng为首发队员,就更是寥寥无几。

  根据王者荣Yào官方于2020年发布的数据,游戏日活跃用户Yǐ经达到了1亿,而目前KPL(王者荣耀职业联赛)一共只有16支固定席位战队。以每支战队平均10名职Yè选手来算,整个王者荣耀的职业选手人数仅在160名上下。“16个战Duì,都有自己的青训队伍。整个KPL,每年Cóng青训打到首Fā的选手差不多只有十几个人。”

 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Qīng训大概有一年左右的时间,打得好了就会被调上一队打正式比赛,或者被其他战队Kàn中买走。打得不好就只Néng一直训练等机会。“后面年龄大了,没有办法打了,就只能回家去找一份Gōng作,或者转Xíng做Jiào练、做主播、做分析师。”

  刘学煌和徐怡然

  据《2021年中国电竞运动行业Fā展Bào告》数据显示,2021年,中国电竞Yòng户预计达到4.25亿,核心电竞爱Hǎo者人数达到9280万,已成为全球电竞Chǎn业最大市场。

  而相比起Jiē近4亿人的用户规模,Zhēn正的电子竞技从业人员却Hěn少很少。2019年6月28日,人社部Fā布的《新职业——Diàn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》显示,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(含俱乐部)多达5000余家,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Rén。

  “每天训练到Líng晨两三点,有时一整年都在打比赛”

  “我感觉应该没有什么家长会同意让小孩子去打职业,尤其之前,电竞环境还不Shì很好,家里一开Shǐ肯定Shì不支持的。我就跟家里说,我就打两年,打不Chū来的话就算了。”和刘Xué煌不同的是,从七八岁就开始玩游Xì的徐怡然,一直到21岁才进入《Wàng者荣Yào》的职业赛场。

  其实,刚开始打游戏的时候,刘学煌的家里人是不知道的。后来,家人Suī然发现他在游戏方面的天赋,但也并不是非常支持他Qù走职业这条道路。“最开始也不同意,担心打不出来,有点玩物丧志。但是因为我比较强硬,跟家里人反复沟通Liǎo差不多一个月吧,家人拗不过我,只好同意了。”

  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Hòu,刘学煌和徐怡然才发现,这和平常自己打游戏完全不同。

  “每天中午12点起床、吃饭,下午1点打训练赛,打到2点继续训练、复盘,一直到下Wǔ5点Bàn。7点继续训练到10点钟,然后再打训练赛,训练赛打完之后继续训练。12点之后,自己再训Liàn到凌晨2点才去睡觉。”徐怡然说,几乎一周7天有6天都是这样,一年可能也就Zhǐ有两个周的休息时间。“每天除了吃饭睡觉,就Shì在打游戏。”

  训Liàn之余的Shēn体恢复和锻炼

  “对于正常人来说,两点算是比较晚的。但对Yú我们来说,只是一个刚刚下班的时间,比较艰苦,也比较乏味。”刘学煌Gào诉记者,“Píng常闲暇的时间比较少,一年中陪父母De时间都几乎没有。如果Duì伍成绩比较好的话,可能一整年的时间都在打比赛。”

  除了日常的训练和比赛,刘学煌和徐怡然很少会主动玩游戏。“本身每天都在打游戏,就需要适当的放松一下。这就跟学习一样,Nǐ一直学Xí也会累啊,不可能一天到Wǎn都在干一样的事情。”

  “有人一年能挣上百万,有人月工资一两千”

  除了日复一日枯燥乏味的训练、比赛,还有就Shì刚开始的微薄收入。

  “刚开始拿的是上海最低工资2190元,当时Wǒ们都会接一些代练的活,基Běn上Dū是靠做代练生活,不靠这点工资。”2017年还在MU战队的刘学Huáng,都不敢跟家里人说自己的真Shí情况。“就跟家人说还行啊,这里包吃、包住,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后来,慢慢打出名堂的刘学煌,逐渐开Shǐ受到其他战Duì的青睐。因为欠薪等原因,刘学煌离开了第一支职业战队。2017年3月,老牌电竞豪门RNG成立王者荣耀分部,刘Xué煌进入了RNGM战队。当年,凭借刘学煌Hé队友们的出Sè表现,RNGM战队不负众望地以预选赛双败淘汰赛的胜者组冠军身份进入KPL。

  刘学煌初进KPL时的战队海报

  进RùKPL之后,Liú学煌的生活才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变。“肯定变好了呀,首先是收入变高了,家里人不用去担心我的吃穿住行了。然后我自己也有能力买车、在我们老家买房Zǐ了,定期还可以给家里打点钱啥的。”

  针对网络上职业电竞选手动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转会费,徐怡然直言,Bìng不是Suǒ有的职业选手Dū有这么高的收入,这主要看选手的能力和知名度。

  ShàngShùRNG电子竞技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普通的英雄联盟职业选手一年收入大概100万左右,普通的王者荣耀职业选手一年大概Wǔ六十万左右。明星选手普遍会高一些,月工资能达Dào10万左右。但是青训选手就Xiàng对来Shuō没有这么高Liǎo,差不多每个月六七千左右。

  据媒体报道,主流游戏如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等,选手们的工资收入普遍较高。而冷门的游XìRú使Mìng召唤,选手的工资则Jiào低,Zuì低的月薪甚至只有1500元。当然,职Yè电竞选手的收入并Bù限于Gōng资,还有直播平台签Yuē金、直播收Rù、俱乐部工资、比赛奖金等多项Shōu入,但是这些收入的高低与游戏的受欢迎程度密切相关。

  据人社部2019年发布的《新职业——电子竞技员就Yè景气现状分析报告》显示,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Shǒu工资Shuǐ平差距较大,一线选手、二Xiàn选手、青训Duì员的工资水平明显不同,顶尖电竞职业选手年薪基本都能达Dào百万及Yǐ上。目前,职业选手的主要收入包括底薪、奖金、绩效奖金,有能力的还可以广告代言和签约直播等。

  “有的人努力了很多年才能上场比赛,但只打了一两年就告别赛场了”

  11月7日凌晨,EDG以3:2战胜DK,获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Qiú总决赛冠军。刘学煌有些激动,“因为EDG本身代表的也是Zhōng国嘛,反正就特别开心。他们拿了世界冠军,给社会带来了比较大的影响力,我们也要以他们为榜样,争取为国争光。”

  就在此前的11月5Rì,杭州2022年第19届亚运会专题新闻发Bù会上,包括英雄联盟、王者荣耀(亚运版)等8个项Mù正式入选成为亚运会正式竞赛项目。“我们会更加努力,更加严于律己,投Rù更多的时Jiàn和热情Dào游戏里面去。”

  刘学煌和徐怡然一起打游戏

  激动之余,刘学煌也有些失落,他们战队一周前刚刚无缘季后赛。

  “我Jué得最艰难的就是现在这个时候,因为我们之前从来没有缺席过季后赛。”刘学煌说,这些年,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条路,但是今年Què实比较Jiān难,所以他偶尔也会去想想自己退役之后会去干什么。

  “退役之后,我准备和朋友去开一Gè剧本杀店。”刘学煌说,一个电竞职业选手的职业生涯一Bān就是五六年的时间,有的人职业生Yá会更短。可能通过自己努Lì打了很Duō年,终于打上了首发,但是打了一两年就告别赛场了。不过,近两年,Diàn竞环境好了很多,很多职业选手退役Zhī后,他们也可以去做游戏主播,当解说,或者加入战队当教练、分析师,都是一种出路。

  “电Jìng让Wǒ体验了一段不一样的人生。如果重来一次,Wǒ还会选择这条路,因为Zhè是我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。”对于很多幻Xiǎng成为职业电竞选手De孩子,刘学煌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“打游戏其实是七分靠Tiān赋,三分靠努力。除非你确实有天赋,有足够的热情能坚持到底,否则就不要Qīng易的Tà入这个Xíng业,因Wèi这个行业确实可以说是吃青春饭的。到底Shì不是真正要走这条路,一定要想好。”